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“朋”,从仓颉造字来分析,是两个“月”,从“道”学的角度来认识这两个“月”是不一样的。从中庸上来说,第一个“月”就是天命,是真理的本体,第二个“月”是对真理的学习,一个是客观一个是主观,但客观是百分之百的真理,是“道”;第二个“月”是对“道”的探索,是接近真理的人。所以这两个“月”在一起是追求道德的人,有追求道德的人自远方来见面,这是天底下最开心的事。佛教讲“道友第一亲”,“朋”这里特指修“道”的人,跟着有“道”的人,学习“道”的学问,道友相逢,是很快乐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