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道德经》说:“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”;我们佛教也讲:“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”,嘴讲出来就不是道了。心思一起动念,它就不是道了。甚至我们儒学也讲:“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,须臾离者,非道也”。但是呢,你又不能起心动念,喜怒哀乐之未起,它才谓之中道。作为一个领悟了这个道的人,一个遵循着道的人,就像有人问我,师父啊,我们去极乐世界,那我们到极乐世界干嘛呢?是不是没事就嘿嘿,在那里乐?
   人性里本有的那种优良品德,他就会帮助别人,帮助别人也来了解这个道,叫“修道谓之教”,教化就产生了。那对于社会上来说,我们大多数的人都属于这个“修道谓之教”。我们呢就是说有了这个教科书,有了文字,本来这个道是不可言说的,甚至我们中国禅宗说:“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,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”。这个道是不可言说的。是勉强去说,为什么要勉强去说?就是因为不忍众生苦。不忍心众生不明白大道的状态,稀里糊涂活,稀里糊涂死。徒生徒死,毫无意义的。甚至自己造作业,害己害人,祸乱社会。圣人教化的这种心怀是什么?是仁慈的心怀,佛教讲慈悲,不忍众生苦。《中庸》这本书,也有学者说,中庸有两个字,核心一个是仁,一个是表现的诚。仁是老师的状态,老师对社会如果没有承担,对众生如果没有仁慈,他就不会把自己体悟的道就告诉给你,虽然道是不可言说,但是还是可以勉强说一说。如果仅仅只是文字上的工夫,那反而会偏离于道。我们佛教也有一句话,叫“依文解意,三世佛冤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