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学良戒毒记

2013-11-11 00:00:00 发布: 人气:1928

张学良戒毒时,年仅三十二岁的张学良变得精神萎靡,面黄肌瘦,病体恹恹,一副老态,先前那英俊飘逸的少帅风采不复存在。

赵一荻深知张学良吸毒将对他的大业有莫大的影响。决心劝其戒毒。她不好让吸毒的于凤至劝少帅,而是请端纳和宋子文来劝说张学良,宋子文说,你戒毒品嗜好,不是你个人的事,是关系到国家尊严的大事,张学良听说后,觉得有道理,决心戒毒。并设法找来了德国名医密勒博士为他医治。

1933年313日早餐后。张学良就进了内屋,开始戒毒前,他叫赵一荻进来说:“我要戒毒了,你一定要帮助我!从现在起,你在门外看着,不管屋内发生什么事,不许任何人进来!”

密勒博士解释:“我要为张将军戒毒,要从他的内脏治起,这是极其痛苦难熬的,时间可能在两周左右。我担心,在张将军疼痛难忍之时,亲朋会闯进来营救,这就会前功尽弃。”

赵一荻坚决执行命令,她一直看守着屋门。

张学良先是看《全唐诗》,后找来欧阳教授下中国象棋,以分散毒隐之缠绕,午夜,张学良屋内静静的。于凤至夫人和赵一荻忐忑不安,时刻注意少帅戒毒的动静。

突然,少帅屋里传来“咕咚”声响。于凤至感到丈夫可能发生不幸,气喘吁吁地跑上楼。见赵一荻和一名警卫守在门口,她的脸上流着泪水。于凤至知道赵一荻对少帅在屋内的痛苦一清二楚,但是她没有进屋,而是站在门外忠实地执行着少帅的命令。

于凤至对赵一荻和警卫说:“我有权关心丈夫的死活,把门打开……”

“我说过,谁也不许进来!”张学良在屋内吼道,“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许违抗!”

此时,张学良在屋内的毒隐难忍,用头“咚咚”撞墙,这声音像利剑,刺痛了门外人们的心。渐渐的,那“咚咚”的声越来越小,频率越来越慢,最后屋里一点声响也没有了。这时,他们进去一看,只见张学良横躺在地板上,满头是血,于凤至扑过去,抱住丈夫的头,放声大哭。

片刻,密勒来到少帅的身旁,见他双眼紧闭,浑身抽搐,知道他正在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。博士从内心佩服少帅的坚强意志。

在密勒博士为张学良戒毒期间,为了防止毒隐发作时抓伤、挠破皮肤,他让人把少帅的四肢用绳索绑在床柱上,当药力或毒隐发作时,张学良经受着揪肠裂腑的痛苦,发出阵阵痛苦的求救声。站在门守卫和赵一荻和警卫听到这种痛苦声,只好用手捂住耳孔,但泪水却一次次模糊了她的视线。就这样,张学良以顽强的毅力的配合密勒博士治病,经两周的痛苦拆磨,终于剔除了毒隐。

事后,当友人问起张学良戒毒秘决时,他欣然挥毫书写一条幅:

陋习好改志为鉴,顽症难治心作医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

张学良 戒毒
喜欢就用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们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