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毒者的忏悔:备受毒魔折磨 六年痛不欲生

2014-03-19 14:57:39 发布: 人气:7590
对每一个吸毒者来说,吸毒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,而戒毒过程往往也是充满了痛苦的反复。尹军(化名),一个27岁的年轻人,向记者讲述了他从1996年初染上海洛因之后,历经吸毒——戒毒——复吸——再戒毒的艰难之路。

 

  记者采访尹军很偶然,10月17日,尹军打通本报热线说:“我是个吸毒者,想找你们记者聊聊!”语气没有丝毫的躲闪和怯懦。
   

 


第一次对毒品“情有独钟”

 10月18日下午,记者如约来到尹军所住医院——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。躺在病床上做腿部骨折牵引的尹军点燃一支香烟后,向记者讲述了不堪回首的过去:


 尹军,1975年生于广西扶绥。1994年从桂林某职业中专毕业后在扶绥县东罗镇某单位做技术工。尹军清楚地记得:“我在读书时就开始抽烟,吸毒是在工作时染上的。”

   1996年6月的一天晚上,工友刘某将一包用胶布包裹的东西交给尹军说:“帮我保管!”尹军知道那是毒品,因为平时尹军看见刘某吸食过那东西。10天后的一天上午,尹军偷偷打开包裹,学着工友的样子拿出香烟锡纸卷成筒后,拿出一小块毒品吸了起来。“我第一次最多只吸了0.05克,就出现了呕吐、头晕、想睡觉的身体反映,但难受的感觉过后大脑很兴奋!”

  开始吸毒时,尹军仍然拒绝相信毒品会使人上瘾这一说法,他想证明给别人看自己的毅力,他并未把毒品——这一人们眼中的白色恶魔放在眼里。但事实是,在工友的怂恿下三次尝试之后,尹军已无法自控,他第一次有了对毒品的渴望,身体上也出现了停用毒品后的“戒断反应”。

  尹军这样形容吸毒的感觉:“吸完后马上出现幻觉,有一种飘的感觉,好像想什么马上就会成为现实。幻觉过后,满脑子都是空虚,什么都不想干,只想马上吸第二口……”

毒品让他受尽折磨

  从1996年6月染上毒品后到2002年9月,尹军被毒品整整折磨了6年。在这6年的时间里,尹军不断地欺骗父母,欺骗朋友。他说:“为满足毒瘾,从前没干过的事全干了,从前不可能说的话全说了。”

  有时在外面施工的尹军,只要毒瘾一发作,鼻涕、眼泪会不打招呼地一涌而出,哈欠不断。实在坚持不住的尹军,会厚着脸皮对单位领导说:“我又感冒了,先回去吃点药!”

首次戒毒半年复吸

  在扶绥渠黎镇工作时,因工友刘某是毒贩,长期向他供应便宜毒品。从1996年6月到1998年初,尹军共吸掉毒品达600多克,每个月400多元的工资除买毒品外,还欠下了工友数千元毒品钱。

  1998年3月,尹军父母发现他身体渐渐消瘦后,强行拉他到医院做了尿检。“你在吸毒啊!”父母发现他吸毒后,差点晕倒过去。1998年4月,迫于父母和单位领导压力的尹军开始自己戒毒。

  尹军说:“每当毒瘾发作时,我就用烟头使劲烫自己的手臂。”尹军伸出两个手臂,记者发现了十多处被烟头烫伤过的痕迹。尹军最初戒毒也算有点毅力,但第一次,他只戒了半年又开始吸毒了。

  尹军说:“这东西一沾上,就很难忘掉它。”在戒毒的日子里,尹军做梦都是吸毒后“飘”的感觉。半年后,在工友的怂恿下,尹军又开始吸毒。为吸毒,他偷走了家里最后一张存单。有一次毒瘾发作后,他偷走了工友刚发的500元薪水。

  这样的日子令他痛苦不堪,2000年4月,尹军想到了自杀。就在尹军准备放弃生存的权利时,是父母重新树起了他对生活的信心。这一次,尹军走进了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戒毒中心。

再次戒毒功败垂成

  10天后,尹军从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戒毒中心又回到单位。2000年5月,为彻底离开毒品的尹军调到了南宁市沙井工作。在尹军调离原单位一个月后,原工友刘某因涉嫌贩毒被抓。从此,尹军下定决心与毒品绝缘。

  他每天下班后,都租来小说打发时间,很少外出。这段日子里,尹军每天还是会想起毒品,有时毒瘾刚开始发作,他就脱掉上衣,在外面跑得满头大汗才回来。实在顶不住毒瘾的折磨时,他就在炎炎烈日下找一块空地架起木材烧火,用浓烟熏鼻子,用火烤自己。

  与毒品抗争了3个多月,尹军的毒瘾开始渐渐淡化了。2000年8月,尹军在沙井某发廊洗头时认识了一名发廊小姐王某,两个人很快成了好朋友。有一天晚上,尹军发现她一个人竟躲在房间吸毒,经不住诱惑的尹军从此又“卷土重来”了。

  王某经常带尹军到南宁市某地买毒品,时间久了,尹军的毒瘾越来越大。“像我这种有过吸毒史的人,就像是站在门槛上的小孩,有人推一把就进去了!”尹军这样评价自己对毒品的看法。

  2000年10月,王某因吸毒被抓,可尹军却对毒品有了更大的依赖性。尹军说:“我为吸毒丢尽了面子。”自己的积蓄花完了,尹军就经常找同事借钱,几个月下来欠款竟达1万多元。

  有次,尹军又去找同事借钱,尹军刚开口,谁知同事竟当着许多人的面大声吼道:“不要脸,上次的钱还没还,又来借!”尹军觉得无地自容。

  2000年12月,就在尹军到处找钱满足毒瘾时第一次交了女朋友。因女友开了家商店,尹军经常以各种借口找女友要钱买毒品。尹军说:“有时要多了女友不给,我就偷她的钱。”

  尹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从认识女友开始,到2002年7月,他共花了女友4万多元钱,欠账达2万多元。

良心发现自曝家丑

  采访尹军时,对一个吸毒长达6年的“瘾君子”突然敢将自己曝光于世,确实让记者感到疑惑。

  2002年9月11日,尹军在一次施工中,被施工车将大腿撞成骨折。躺在病床上的尹军,右大腿安装了6根钢钉进行牵引加固已达36天。他说:“我想了36天,也戒毒了36天。我躺在病床上还有那么多人关心我、照顾我,确实让我感动!”

  尹军入院当天,医院就检查出他有吸毒史,但单位领导,家人及女友都没有嫌弃他,仍然无微不至地关心他,让他深受感触。

  尹军说:“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,现在摆在我面前的一边是阳光大道,一边是万丈深渊。”为了给所有关心他的人一个交代,为了证明自己戒毒的信心,尹军决心将自己曝光于众。

  在现实生活中,有许多吸毒者及吸毒者家人都有对戒毒的渴望和疑惑:吸毒者毒瘾发作,快顶不住的时候在想什么?他怎么可能彻底忘掉毒品?

  说实话,记者对毒品没有体验,但相信邪不压不正的道理。

  在采访时,尹军对此深有体会:“吸毒时,总是害怕阳光,要躲在阴暗角落,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现在回过头想想,毒品就是邪恶的东西,它就是害怕正义。至于什么是自己心里正义的东西,你自己去琢磨,自己去寻找吧。”

(责编:蒙卫芝 来源:新桂网-南国早报 作者:丁后峰)





  

 

 

喜欢就用微信扫一扫分享给朋友们

相关文章
· 毒品危害与种类(图)
· 慎行!!警钟长鸣---美国普通人吸毒前后对比图
· 一名吸毒者的忏悔:别信“吸一口没事”的谎言
· 警醒!务必要了解的常见毒品的分类及危害
· 我在丹麦阅读的“活人书”
· 毒品介绍--海洛因
· 张学良戒毒记